欧洲杯投注-官网入口

职工文苑

儿时的榆钱儿

济能发集团 2021/04/06 08:11

“你们几个快过来,热腾腾榆钱窝窝出锅喽,趁着热乎快来吃”只听见嫂子一声呼喊,看着香喷喷榆钱窝头,一下子把我的思绪带回了儿时

  相信现在有不少年轻人已经不知道榆钱是何物了榆钱儿也叫榆荚,是榆树的种子,绿色、片状,它脆甜绵软,清香爽口,又因它与“余钱”谐音,寓意着吉祥富足,中间鼓出来,边缘处薄薄的,嫩绿扁圆,有点像缩小版的铜钱,故而得名。榆钱儿很好吃,可以生吃,嫩嫩的,甜甜的,带着些微的青气。

  我的老家在农村,老家的庭院前面有个大坑,一般情况下是没有水的,除非下大雨存在里面,坑的两侧有四五颗老榆树,每年阳春三月,榆树的枝杈上便绽满一串串青青的榆钱儿,在春光里在微雨中鲜亮亮地绿油油地喜人诱人馋人,总是让人迫不及待地捋上两把塞进嘴里,满齿唇香,什么干净不干净的早抛到九霄云外去了,那个时候的东西都是无公害的,入口鲜爽爽、清甜甜的味道,每每想起仍回味无穷

  我哥哥比我大五岁,从小我就是他的小跟班,走到哪里到哪里,屁颠屁颠的跟随,记得那一年榆钱儿熟了,有几个和哥哥差不多的小孩子趁大人们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地爬到树干上,看准一枝结得大而多、一嘟噜一嘟噜摇摆的榆钱儿,毫不留情地折下来,如果有大人路过,就会大声的训斥他们,“爬那么高摔下来怎么办,掉到坑里怎么办,这么危险。还有,以后不许折树枝子,折断了明年怎么长,快点下来”,哥哥他们几个束手就擒,乖乖下来,大人们虽然训斥着哥哥们,但回头还是帮我们打榆钱,我们几个装完满满地一袋子高兴地拿回家交给妈妈和奶奶

回到家妈妈就拿出一个大盆,用清水洗上四五遍,捞出来放到盖帘上,把水漓干,晾干的空隙,妈妈地锅火苗正旺,大铁锅里已经烧上了水。妈妈取出玉米面、白面粉,放上适量的水搅拌,再将清洗干净晾干的榆钱放进面盆里拌匀,水慢慢往里加,和成软硬适中的面团,妈妈说不能太软,否则捏不成形,妈妈一边说着一边捏着窝窝,我和哥哥也在旁边帮忙,但是越帮越忙,没有一次捏成形,奇形怪状,也都被妈妈放到锅里了,这些都做完,妈妈就用她那娴熟的动作,把锅盖得严严实实起来。妈妈又开始用玉米桔杆把地锅烧起来,灶膛里的火越烧越旺一股股热气顺着锅沿的缝隙钻出来,夹杂着淀粉和榆钱儿的香味,惹得我们使劲地吸着鼻子,口水早就顺着不争气的嘴角流下来了。二十分钟左右,一锅香甜可口的榆钱儿窝窝头便出笼了。妈妈打开锅盖的瞬间,一屋子的香气便弥漫开来。这时候,我和哥哥用大盘子端了几个分别给爷爷、奶奶、爸爸,我俩便狼吞虎咽吃起来。

妈妈喜欢用榆钱儿蒸窝头,奶奶则喜欢做馏菜。玉米面,放上适量的水搅拌,不稀不干,恰到好处。铁锅里的水冒出热气的时候,奶奶就把一个大大用来蒸包用的篦子放到锅里,篦子上面铺上一块大大的把玉米面均匀地撒在上面再把已经沥干的榆钱儿均匀地撒到玉米面上,点儿等熟了之后蘸点醋吃,啊,好香,至今想起来仍口齿生津

又到了榆钱儿挂满树枝的季节,看一串串苍翠欲滴的榆钱儿,思绪万千。物是人非,榆钱儿变了,吃到嘴里的味道也变了,奶奶的榆钱儿馏菜,妈妈的榆钱儿窝头再也吃不到了。不过那种儿时的快乐,吃榆钱儿的享受,是刻在心里的回忆,是永远抹不掉的记忆。

■物资公司 薛小冬

Baidu
sogou